是米沙不是米傻

拖延症什么的,哎嘿

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,那就掐死他

电池与菊子:

孙黯特仑苏。:



当我谈抄袭,我谈些什么。




我他妈还能谈些什么。




我是一个逻辑思维不太强的文盲,所以我会尽量说得简明扼要,避免给自己装逼的余地。




恰逢某电视剧开播,许多朋友都陷入了这样一种痛苦的境地——身边的人都在吃屎,好心劝他们不要吃,他们不仅骂你多管闲事,还要吧唧嘴。在我之前已有不少有识之士就抄袭这个问题写过文章,谈到了方方面面,展开的角度或尖锐或深刻,我在这里只谈一个点,“屡禁不止”的根源是什么。




三个方面。第一个,有相当一部分的人对他人作品的“原创性”缺乏基本的尊重。




说到这里,我稍微做一下相关话题的延伸,关于“盗用”。顾名思义,盗用就是偷窃的东西拿来自己用,这一点我深有体会,我之前也写过一两个有名的小段子,被无数看名字就尴尬的营销号争相转发,我知道一提起这茬,会有人觉得我就抱着那不值钱的小段子打算吃一辈子了,您还别说,我在那之后再也不屑写小段子,营销号挨个骂挨个举报,隔段时间洗一次粉,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。




“别人的东西”,别人脑子里想到的用自己的双手创作出来的东西,那就是属于他的。别人的东西可以是一篇文章,一幅画,一首歌,一个主意,大脑的产物是无形的,或许不能兑换成金钱,所以就有人觉得这东西没有价值,可以随意搬动和挪用。不把这当回事儿的大有人在,真的太“不客气”了,说一句“因为我喜欢所以我想分享给更多人”就能撇清责任,“我发一下又怎么样?”“我就是想要”“我就是看着喜欢”,这些人是没有所谓的是非观念的,他们的脑子分不出对错,你可以笼统的认为是脑残的一种。




抄袭的人就是这样,不觉得自己这是错的,有一百万个理由证明自己的做法无可厚非,至于他们为什么抄,就要谈到第二个方面,价值观。




我猜我如果上升到大部分人的三观高度,会有人喷我上纲上线,借题发挥,因为人人的三观都不一样,这不是统一编纂在教科书里的习题附有标准答案,谁都没有绝对的资格去评判好与坏。但总有一些东西不是书本知识也不是法律条款,照样在人的内心充当着衡量的秤,它叫“道理”。当一个人不讲道理了,那你跟他说什么鸡毛都没有用处。




人为什么抄袭?因为他们的价值观是“不劳而获”。这四个字似乎挺多见,公共平台上似乎处处都在宣扬这样的价值观,这甚至成为一些人这辈子最想实现的愿望,将其信奉为人生指南。是,谁不想轻轻松松发大财,比起收获结果,经历的过程实在是太艰辛了,搞创作也是,有可能你搞到老都没人鸟你别管是没有才华还是时运不济,所以有些人就坐不住了,反正到处都在宣扬不劳而获,听起来好像没什么错。




这就是错。




你想不付出一点儿努力就得来赞美,财富,名誉,地位,你这是蒙着被子想屁吃。所以你偷了,剽了,你不要脸了,你从根儿就不觉得这件事是耻辱的,这就是价值观的扭曲。




第三个方面,我们来说说抄袭者本身之外的,旁观者。




我所见过的抄袭者,他们都还拥有一定基数的拥护者,或者称为粉丝,喜欢他、追捧他作品(或是本人)的人,但我要叫他们——帮凶。




爱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。在爱面前,大是大非都不算数了,黑的能说成白的,白的能污蔑成黑的,简直是信口就来的事。因为我爱一个人,那他是个垃圾我也要紧紧抱在怀里,我可以装聋作哑誓死维护他到底。




是不是还觉得挺感人的?贼鸡巴纯真高洁的爱了。




看书的这么想,就算他抄袭我也爱他。追星的也这么想,就算他演抄袭的书改编的电影电视剧我也爱他。外人敢说一句不好,就是嫉妒,就是加害,粉丝就要齐心协力众志成城问候人家祖宗十八代。




观众也好,导演也好,出版商也好。为了爱也好,为了钱也好,死不讲理也好。你们都该捆一块儿破席卷了填河。




因为有你们这群圣母的纵容和包庇,抄袭者才有恃无恐;因为有你们这群颠倒是非黑白的臭傻逼,抄袭者才能一次又一次洗白圈钱卷土重来,思想教育没有做好需要教育者、受教育者和全社会的反思,至于那些个觉得爱能拯救世界装傻充愣明知故犯的,既然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,那就把他掐死在梦里吧。




我大概谈论了一些很难付诸实践并且能够起到效果的事。在此也不诅咒谁怨恨谁了,没什么意思,他们就是错了也觉得自己对。




只有真诚的祝愿世界上傻逼少一些,心和脑子都进化得完全一些,最好能发明一种较为完善的测试系统,能从多方面鉴定那些隐藏在人群中的智障,一旦锁定了目标,不管他们是在上班还是上床,都能把他们就地枪决。






【好茶】实

* 历史向(?)短篇

*小学生文笔,写的很糟糕

ps:一万年前发过,这次又稍作了修改

       时隔多年后亚瑟再一次踏足这片华夏大地,心中的感觉已不再像当初一般充满对未知国度的憧憬,不在像一个刚发现新事物的孩子,现在的他是以一个战胜者,海上霸主的姿态踏足于此。抚了抚别在腰间的枪支,唇角上扬,轻轻地喃喃道:“久违的会晤。”

        亚瑟一脸戏谑地打量了一番面前显得有点古旧的大宅,微微整理了衣物,从侍从的手中接过一小包鸦/片“你们就呆在这。”随后略微安排了一下跟随自己到来的奴仆,在一位小丫鬟的带领下进屋。亚瑟四处打量着青砖白瓦,硬跟走在青石板路依旧是敲击出颇有律动,虽然景色一如千百年前一般古色古香,但失了人气只让人感觉压抑,原本清新的空气中淡淡地弥漫着一股让人难受的烟味,又似想起了什么笑了笑,对着屋内说道:“鸦/片的味道,不错吧,wang.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……来了,”王耀扬了扬袖子,转身望向窗外那一片繁荣不再的大地,这人还是来了,“你到底还要什么条件?”黑发少年咬了咬牙,似乎是想要使自己的心情看似平淡些。

        “ hmm……让我想想。”对方的眼泪并没有博得亚瑟的丝毫同情,而后他微微鞠躬向给引路的女士致谢,反客为主地坐到一旁的酸枝木椅,指节一下一下地敲打着椅背,环视室内物品的眼神就似在打量自己的所属物“通商口岸?法租界?赔款?”说着正了正自己顶上的帽子,“我都挺想要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……好,无论是什么条件我都答应,但绝对不能动那班孩子!”十分坚定的语气。王耀轻轻地把眼泪抹掉眼泪,整理好了思绪,转过身,正眼看着那个嚣张地坐在椅子上的英/国人。外露的金发,英俊的样貌,对上那双足以迷惑人心的碧绿的瞳孔,一副王者高高在上的姿态。虽然深知败者怎么可能能拒绝战胜者的一切要求,但是仍然强调着,“唯独那班孩子绝对不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哦,是吗?”亚瑟半垂眼帘,上下打量着王耀,这人的护崽的行为一点都没变,不,不,应该是本性吧。突然回想起从自己身边第一个独立出去的孩子,眼神暗了暗“我记得……”拖着咏叹调,不缓不慢地说着“……你家有一个叫九龙的孩子——对吧。那 —— 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想怎么样?”王耀立刻紧觉的咪起了双眼,犹如一只随时炸毛的猫。但是他仍然看似镇定地走向那位胜利者对面的椅子坐下,“休想打他的主意,即使我为战败者,”旋即摆了摆袖子,十分坚定的看着对面嚣张的那人,“那孩子对我而言十分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重要?不过是小渔村罢了……”听到这,亚瑟不禁嘲讽地笑了笑,只把对方的话当做无厘头的笑话“那你当初帮助美利坚突破我经济封锁的时候……可有想过是我重要的亲人,”说着叩了叩桌子“Wang,我们彼此彼此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啧……那件事…即使再怎么说抱歉也不会有丝毫的用处了吧,”王耀有些愧疚的低下头,无力再看向对方,“但,即使那孩子重要也好,不重要也好,那都是我一手带大的,看着他一天一天的长大,”回想起一起生活的日子,嘴角不禁上扬,“我绝对不会把他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这可由不得你。”亚瑟旋即敛下笑意,就算是一点官方的表情也不再出现在脸上,冷哼一声,起身理了理自己的衣服,最后再瞥了人一眼“你是不是误会了,Wang,这可不是在和你商量——这是,命令。”先是这个小渔村,然后再到王港,王粤以及他的那班孩子,最后这个东方美人就无处可逃了。

“明天,我就会来接人的,后会有期。” 转身甩了甩披风迈步向门口走去。

“你!”王耀再也不顾任何的风雅,拍案而起,立刻冲了上去,抓起那人的衣领,但却是无从下手。

“如果你想再赔多点,你可以完全不客气地打下来呀,”亚瑟戏谑地看着这个落败的昔日的东方之王。亚瑟捉着手腕微微用力便把王耀的手腕拉开,整了整衣襟,用轻蔑的语气说道“你是聪明人,Wang,right?”

“……对……”王耀握住那被抓过手腕,痛从手腕传单心里,道歉的话绝无法说出“……明天…明天拿到你想要的就快滚回你的地方,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,我不想在看到你,”悲痛地转过身,不想再看到这人一眼,“但是,那个孩子,我一定会亲手接回来的,无论要付出什么代价。”

“到这种时候还在痴人说梦么。放弃吧,Wang。我是不会让你有这个机会的。”亚瑟轻蔑的笑了笑。

可是让亚瑟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句话终究实现了,就像是理所当然的一样,但也是后话了。

ps:于是就这样了

—The END—

她们真的好可爱,我画不出来她们那万分之一的可爱
分别来自 @青啊廷  @电池与菊子 两位太太的设定
原谅我拍得这么糊,手机的相机不行了QAQ

随手摸。上色的草稿。

金色的fafa。好看。
我画的。不好看。x

爆裂噗噗蛋:

做了一些这个亚克力挂件!不知道是卖还是送…呃,试试水,要是喜欢的人多以后做骨兄弟和鱼龙
从转发里抽三个免费送不包邮哦 星期六开奖嘿嘿,随机抽   比个心

这不六一嘛
解锁了
渣画
看看就好

日常摸鱼?女装双马尾芬达√
假装还留着长发
渣画
其实我是受人启发的,但是无奈我不会画女仆装
下午我再改改试试x